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阎王喊你去打工》

  • 作者:凉城虚词
  • 主角:郁垒,云阎
  • 推荐:97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27 08:14:05

《阎王喊你去打工》 内容简介

《阎王喊你去打工》由网络作家凉城虚词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郁垒,云阎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郁垒露出一种近乎阴鸷的笑容,陪着一张顾止期不完整的脸,说不出来的怨魅可怖。郁垒的半个身子慢慢从黑潭中挤了出来,乌黑的眼睛里流出了褐色的液体,就像是在哭一般。“云阎,你知道你让我最恨的地方是哪里吗?”云

《阎王喊你去打工》 章节试读

郁垒露出一种近乎阴鸷的笑容,陪着一张顾止期不完整的脸,说不出来的怨魅可怖。

郁垒的半个身子慢慢从黑潭中挤了出来,乌黑的眼睛里流出了褐色的液体,就像是在哭一般。

“云阎,你知道你让我最恨的地方是哪里吗?”

云阎的脑容量不支持他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但他明显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从他背着双肩包从地狱走出来的那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开始脱轨。

难道他真的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情节?

郁垒终于从黑潭中爬了出来,满身的污泥,活像个从沼泽里爬出来的蛇妖,两条双腿软哒哒的拖在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云阎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向下看,虽然距离有点远,但郁垒背上波光粼粼的鳞片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一股恶心的感觉瞬间涌向云阎的胃部,混杂着胃酸,差点就吐出来。

郁垒真的变成了这副模样?他有多久没有见过郁垒了?五百年?还是一千年?

当年阴阳运行有常,神荼郁垒两位固守度朔山之上,万怨朝拜,无一人敢逾越,就连五方怨帝都不敢随便造次。

是谁居然能够杀死郁垒?

云阎死死的抱住栏杆,这段时间谁都说是他杀死了郁垒,云阎欲哭无泪,他要是有这个本事,这会还能这样可怜兮兮的到人间打工吗?!

要不要这么欺负人!

郁垒爬上岸后,身、下的黑潭慢慢打着旋卷了下去,最后光滑的地面上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有一个不断蠕动的郁垒。

郁垒抬起头,阴鸷的双眼死死的盯住云阎,“云阎摩罗,我等了一千年,谁都规劝我,这不是你的错,但我的死谁又来负责?”

云阎惨兮兮的往前凑了凑,朝楼下喊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得找真正杀死你的人,我才不背锅!”

郁垒气的双眼发红,猛地嘶吼一声,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大厅又震了三震。

“云阎摩罗!你无耻!”

云阎抱着脑袋赶紧又缩了回去,现在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知道九重天外玉阁之中有没有电话可以打,赶紧要喊天帝爸爸来稳住局面了,不然等天帝再想起他来,怕是连神识都放凉了。

老九不足为惧,他的地狱业火也都是从他的怨蜮神技抄袭演化而来,但郁垒不一样,虽然这家伙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但和郁垒比起来,就像真人萝莉和金刚芭比,绝对会被虐杀的好吗?

郁垒仰天狂啸之后就开始了怪兽狂怒状态下的变异,整个人都在硕硕发抖,满身的鳞片哗哗啦啦全部都竖了起来,互相撞击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吼!!!’

郁垒猛地扬起脖子,一张嘴长得奇大,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顺势带出一阵腥臭的气浪,差点把云阎从二楼上掀下来。

郁垒吼完手掌在地上猛地一拍,地面顺势立马龟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

云阎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往后退,他预料的没有错,郁垒吼完立马甩着尾巴一样的双腿爬了过来,顺着大厅巨大的石柱开始往上爬。

云阎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连滚带爬往后退,扑进了救生通道慌不择路就开上往楼上跑。

一路跑一路能听到楼道外面郁垒顺着石柱一边往上爬一边发出的嘶吼。

妈耶,这玩意是美国大片看多了,变异了吗?!

神仙做到这地步,郁垒你还要不要脸了!

可惜此刻顾止期没有在他身边,实在没有人听他吐槽,云阎跑的肺几乎都炸了,推开救生通道大门一看,一双黑钻钻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云阎抬头一看——七楼。

尼玛,不带这样吓唬人的好吗?

云阎一把甩上门又想往下跑,结果厚重的大门立马被郁垒一爪子给拍飞了。

俩人挤在狭窄的救生通道里,云阎尽量把自己嵌入在逼仄的墙角,“郁……郁垒,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不要这么暴躁,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郁垒瞬间近距离迎面朝着云阎嘶吼了一声,一股腥臭无比的刺鼻气味夹杂着巨大的气浪,差点没把云烟的头皮掀开。

云阎迷迷瞪瞪的,脑子里居然只能想起来网上的一句话——海的味道,你知道~

云阎被郁垒掐着脖子一把提了起来,云阎在极度缺氧的状态下,居然爆发出了极强的求生欲。

云阎还抽空琢磨了一下,这应该是就凡人所谓的垂死针扎,以前总不能理解凡人这种卑微的情感,现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果然是微妙啊微妙。

云阎死死扣住郁垒钳子一般的手,也顾不得上面黏兮兮鼻涕一样恶心的黑色粘稠物,挣扎道:“郁垒,你要我死可以,但你也得让我死个明白,我向天道发誓,一年前跑到地府找地藏王的姑娘我根本没有见过,黄帝到我这里来要人,我也爱莫能助啊!”

郁垒这次倒不生气,只是用顾止期绝美的脸做了个嘲笑的表情,“以前通说过你是双生子,我并不信,看来是真的了。”

双生子?

云阎一愣,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拍拍郁垒勉强求着让郁垒把他放下来,“你是说本座有个孪生兄弟?!”

这就很梦幻了,他活了几万年,可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个流落民间的孪生兄弟?

“那你就该去找他,你找我报仇是怎么回事?”

郁垒冷笑一声,“你也不要想让她帮你背锅,你杀我的时候,我能确定就是你!”

“等会等会,本座行得正坐得端,你要给我背锅我没意见,但你质疑我的血统我就有意见了!”

云阎咧着嘴戳戳郁垒的胸口道:“几千万年前盘古开天辟地,众神归宗,西天鸣钟天地共贺,从上古天帝到如今玉帝至皇,都有天道金刻印身,他云阎摩罗生来孜身一人,从一团灵气幻化成至阴至纯之神尊,都是天帝金笔御批。你小子张嘴就给我扯出来一个孪生兄弟,你当天道是摆着玩呢?”

郁垒并不为所动,只是微微错开了身子,安冉那张温润的脸便露了出来。

郁垒沉声道:“陆王,杀死五殿阎王的因果可得你来受,这是咱们之前就说好的,没错吧?”

安冉微笑着点点头,云阎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又被郁垒一把揪住了脖子,活像个被提住脖颈的狗崽子,毫无反手之力。

“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杀了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杀死天道注定的神,因果你背的起吗你!”

安冉狞笑一声,“可惜了,杀了你我可不用背什么天道因果,杀了你,我便可以迎回真正的五殿阎王,有次功绩,我便可以金印加身,从此以后就算是天帝杀我,都要背起天道因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阎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安冉,这玩意是把玻尿酸打到脑子里了还是怎么回事?

“老子就站在你的面前,你迎回那个真正的五殿阎王?你当时真假美猴王呢还能假冒还是怎么的?天道也是要看DNA的好吗这位朋友!”

可惜安冉早就已经走火入魔,脑子里面全是自己金印加身的场景,到时候天地同贺,九十九响朝天钟响彻九霄,天地万物都要俯首跪拜,即便是地狱其他几殿的阎王见了他都要行礼!

看着安冉一步步走近,云阎很没脸的大叫出声,按照电视剧的套路,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一个牛逼外挂从天而降,先一脚踹翻大反派安冉,在劈手打断郁垒的手,再把云阎护在身后,大喊一声,“快走!”

可惜这个牛逼外挂在现实中永远不可能出现,云阎眼睁睁的看着安冉伸出了手,手上攥着一颗闪亮亮的钻石。

这石头诡谲的光芒此刻终于大放异光,这不是锁神石,那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能解开云阎的疑问,知道这个石头慢慢镶进了他的额心……

云阎的全身都开始抽搐,剧痛带来的是更多的恐惧,就像一个有着眼中的心理疾病的患者,突然被打开了某个开关,一些羞于见人,恐惧之极的东西突然全部摊开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

云阎只觉得整个人都被腾空提了起来,这股力量太过诡异,拉起的并不是他的肉体,而像是皮肉下的所有脏器。

巨大的抽离感让云阎头晕目眩,极度的失重感使他开始出现一些幻觉,但云阎很清楚自己的理智还十分的清楚,他甚至能听到安冉在问郁垒,“这东西多久能起效?”

“至少半个时辰就可以,去把锁神石拿来,他的肉体不能死!”

云阎头疼欲裂,紧接着好像是被郁垒夹在了胳膊弯里带出了应急通道,这俩神经病要做什么?

绑架吗?

搞这么复杂到底要做什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云阎被放进一个极其狭窄的盒子里,然后凭空而来一阵有一阵巨大的风,紧接着又是滚烫的烈火。

云阎的额头被镶了一颗石头,就像被点了定身穴位一样,根本动不了,这能忍着身上被烈火烧的剧痛,这俩玩意难道是要学太上老君炼丹,想给老子炼个火眼金睛出来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