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神武战尊》

  • 作者:云中漫客
  • 主角:孙瀚文,江啸尘
  • 推荐:20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3-03 17:04:11

《神武战尊》 内容简介

主角叫孙瀚文,江啸尘的新书是《神武战尊》,它是作者云中漫客新出的一本婚恋创作,精彩情节试读:从后台一位侍女缓缓而来,手托托盘,迈着曼妙的步子,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老者一旁。老者拉开盖着的红色丝绸。露出一把古朴无实的剑来,颈长五寸,剑身三尺,乃是一把标准的君子之剑。整个大厅光线充足,敞亮无比。然

《神武战尊》 章节试读

从后台一位侍女缓缓而来,手托托盘,迈着曼妙的步子,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老者一旁。老者拉开盖着的红色丝绸。露出一把古朴无实的剑来,颈长五寸,剑身三尺,乃是一把标准的君子之剑。整个大厅光线充足,敞亮无比。然而整把剑在大厅这种环境之下却没有反射一丝的光芒,内敛且神秘。只是剑身有破烂的缺口,大大下下不下十余处布满整柄剑,看上去添了几分狰狞的味道。

“无名古剑。据卖家所说自云海山脉深处所得,当时卖家被数十头堪比金丹之道的妖兽追击,仓皇逃窜之间误无一片绝地,就连这十几头金丹妖兽都只能徘徊在外不敢进入。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卖家机缘巧合之下得此古剑逃出了绝地,当时古剑余威尚存,仅凭气势就令十几头金丹妖兽蜂拥而逃。但从此古剑就陷入了沉寂在没有了声息,成了众位眼前模样,不过单单凭借古剑如今本身的锋利就能不费力的随意斩断乙木神铁。”老者声音徐徐道来,古剑被他握在手中高高举起展示给台下的众人。

“我的天,仅凭本身锋利就能斩断乙木神铁,这把剑只怕是造化之物啊。”

“我看起码是天器。”

人群已经炸开了锅,一双双目光火热的盯着老者手中的古剑,从老者的话中猜测着古剑的品质,能凭余威就能震慑金丹镜最起码也是造化级的武器了。造化级的武器已经不能算作普通武器之列,这个时候武器已经通灵,蕴含着磅礴的气势,与一些造化镜的大能几乎没有差别,也只有造化级的武器仅能凭余威就能吓退金丹妖兽,因为造化级以下的武器没有这股灵性也没有那般威能。

在古剑被侍女端上来的那一刻,江啸尘就脸色大变收起笑容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一双眉头紧紧皱成川字,脸色阴沉的可怕,身边的三女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江啸尘身上浓浓的怒火正在一点点的酝酿。

“你怎么了?”穆灵妃眼神之中流露着担忧,询问江啸尘。

江啸尘没有理会穆灵妃,一直沉默着,一旁的女孩分明看见江啸尘脸上的肌肉在微微的颤抖,伸出手拉了拉江啸尘的衣袖。

江啸尘眼睛扫女孩一脸担忧的面庞,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是稍微缓和了一下脸色。

“去把孙瀚文叫来。”江啸尘转头对柳叶说到。

“啊...?好。”柳叶脸色一惊,抬头对上江啸尘的眼神马上应了下来。

外面的竞拍已经开始了,转眼就陷入了白热化的场面,价格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已经上了三十万灵元,而且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一声接一声的叫价覆盖而过将价格哄抬至更高。

“三十五万。”

“三十八万。”

“四十万。”

一楼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二楼十几个包厢争锋相对,简直是土豪到令人发指。灵元在这些人手中跟石头似乎没有任何区别,几十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孙瀚文来的不算快,古剑的叫价已经到了七十万,还有六个包厢仍然在坚持。

“怎么了,江.公子找我何事?”孙瀚文走进包厢走到江啸尘面前随便的拱了拱手。

江啸尘脸色凌冽,双眼微眯望着眼前的孙瀚文,手指着拍卖场上的:“这剑的卖家是谁?”

孙瀚文意外的瞥了一眼江啸尘,虽然柳叶对他说了江啸尘脸色不好,但他真正见了江啸尘也还是有点惊讶,昨日那个谈笑风生的人竟然也会有这么失态的时候,从江啸尘的话中孙瀚文反应过来应该是关于台上正在拍得这把剑。

“江.公子,拍卖场的规矩,恕我不能告诉你。”

“屁的规矩!”江啸尘拍桌而起,一声怒骂,“今天,你不将这卖家说出来,信不信我掀了你这拍卖场。”

江啸尘的动作让得房间里的人都是一惊,没想到江啸尘居然敢如此放肆直接就发作了。整个房间里就江啸尘身旁的女孩一直毫无动作一脸专注的看着江啸尘,仿佛随时可能跟着江啸尘暴跳而起。

孙瀚文瞥了一眼暴怒的江啸尘,轻声一笑:“江.公子,你虽然有些手段,但拍卖场可不怕你威胁。你想要在拍卖场撒野,恐怕是要考虑下后果。”

孙瀚文的声音平静不带一丝温度,在说到手段的时候,孙瀚文还不忘扫了一眼江啸尘身旁的女孩。

“哈哈哈...,后果?”江啸尘仰头一阵大笑,整了整衣衫慢慢坐回椅子之上。

“孙瀚文啊孙瀚文。你跟我谈后果?”江啸尘的语气带着嘲讽,说着说着又站了起来在包厢里来回的走动,“我不跟你们谈这些,你们居然提起后果。”

江啸尘走进孙瀚文,轻轻的将头附在孙瀚文的耳边:“你以为你这拍卖场很了不起,你以为就没有人敢动你们,就凭这地下的两个老骨头,就凭进山小镇和镇上的镇门?”

这话仿佛惊雷一般响在孙瀚文的耳边,一直淡然于胸风度翩翩的孙瀚文仿佛见了鬼一般脸色剧变的从江啸尘面前跳开双眼之间写满惊恐。

这一刻,孙瀚文一瞬间就崩溃了,不止脸上带着恐惧,就连双腿都在颤抖,就算在三女的面前,孙瀚文都没有提起丝毫的注意,一点掩饰的心思都没有。

穆灵妃在一旁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孙瀚文的变化,就在刹那之间,从温文儒雅到瑟瑟发抖。变化之快出乎意料,她想不通,江啸尘凭何手段将孙瀚文吓成这个样子,他附在孙瀚文耳边究竟说了一些什么?穆灵妃发现,越是跟江啸尘相处下来,越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全身各处都透着神秘,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而柳叶此时已经被吓懵了,她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孙瀚文可以说是如今拍卖场的当家人,就算修成金丹大道的人物都要客客气气的笑脸相迎。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孙瀚文的声音颤抖,伸出手指着江啸尘情绪激动的说到。

江啸尘脸上带着戏谑,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为没人制得了你们,你以为就凭着老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耀武扬威?哼,那你找错了人,既然遇到了我是龙给我盘着,是虎也给我卧着。去,中止拍卖会。”

两人虽然声音很大,但除了包厢之内的人,外面的人全无察觉,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仍然火爆的在竞价,拍卖场的老者似乎有所感应,皱起眉看了看包厢之上,只是稍微的皱了一下眉,继续主持着拍卖会。

孙瀚文苦涩的从包厢退了出去,很快出现在了拍卖场之上。孙瀚文走进老者,老者停下了声音。孙瀚文走到拍卖台前方看着下方的一楼闹哄哄的人群鞠了个躬。

话一出口,下方本就起哄的人群更加沸腾起来,所有人都在埋怨,怒不可揭的高声嚷嚷着。孙瀚文耐着性子不停的解释,但都不怎么管用,人群不买单,嚷嚷声不断,更有人带头起哄高声数落着拍卖场的不是。

二楼包厢之内到没什么动静,这些几乎都是些平日里位高权重或者富甲一方的人物,在这种事情之前,还是比较沉的住气。而且下方的人群已经闹成一片这不仅顺了他们的心意,还可以避免他们派人出手搅乱,对于这些人而言,乐得见到拍卖场如此的局面。

“二叔,抱歉,我还在刚才的事情之中,没有缓过神来。”孙瀚文一脸惭愧,苦笑的对着老者说道。

“哼,等下我陪你过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要掀了我们拍卖场。”

老者不在理会孙瀚文,伸出手大声的打了一遍招呼示意众人停下,等拍卖场的结果。等依然无果,根本就没人听。

台下最前排一个壮硕的大汉,脸上一道刀疤似一只倒趴着的蜈蚣,看上去恶心的很,此时刀疤大汉站在座位之上,手中一把雁翎刀被他扛在肩上,正满口污秽的咒骂着。

“什么拍卖场,老子看多半是黑幕想把这些宝物据为己有吧?”

老者双眼一眯,闪烁着逼人的寒光,一下盯住了刀疤大汉,声音阴冷低沉:“你说什么?”

“哼,还想吓老子,老子早就看你这破拍卖场不顺眼了,真他娘把自己当根葱了?哼,你们不是小镇的霸主吗?有本事把我们全杀了呀!”刀疤男子满脸不信的样子,说出的话极为的难听。

老者没有袭击开口和刀疤男子争吵下去,手中光芒亮起,一道幽蓝色的光芒闪电之中把男子笼罩住了。

“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口出狂言。”老者一声冷哼,伸出的手慢慢举起,就看见手中笼罩刀疤男子的幽蓝光芒挟裹着刀疤男升至半空,真真切切暴露在所有的眼下。

“你说的没错,我们不敢得罪在座的所有人,但一个你还翻不起多大的浪。”老者声音清冷,传至全场所有人的耳中,让所有人都不由心头一惊。老者一边说话,伸出的手一边握拢。就看见半空之中的刀疤男子仿佛被人死死捏住,无比难受的嚎叫,随着老者手中的动作在光芒之中爆炸成一团血雾慢慢撒落在大厅之中。

见得这一幕,在座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自心底打了一个冷颤,一时间整个大厅安静的可怕。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