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仙缘结》

  • 作者:鸿鹄
  • 主角:段玉,木剑
  • 推荐:80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04 17:40:15

《仙缘结》 内容简介

主人翁是段玉,木剑的网络创作《仙缘结》此文是鸿鹄墨下的婚恋文,文笔朴实无华主线精妙绝伦,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火爆新书,主要章节节选 渐渐地,那毒牙兽的踪迹就没了,段玉很高兴,这咕嘟看来还真是一只逃命的救命稻草。“这儿荒凉得很,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迷失了方向了吗?”金珂道。“这里虽然陌生,但是我们是朝着西边飞的,应该是往晋国境内去的。”

《仙缘结》 章节试读

渐渐地,那毒牙兽的踪迹就没了,段玉很高兴,这咕嘟看来还真是一只逃命的救命稻草。

“这儿荒凉得很,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迷失了方向了吗?”金珂道。

“这里虽然陌生,但是我们是朝着西边飞的,应该是往晋国境内去的。”段玉道。

“哎!这下真还难说。”金珂看着茫茫的,起了薄雾的山峦道。

“好吧!这里穷山恶水的,我看我们还是找个有人家的地方修炼吧,我可是不像再吃野味了。”段玉在咕嘟上瞭望,希望能找到一个村子或者一个小镇,但是巨木望去唯有山峦,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

“呼呼……!”一阵风起,段玉看见遥远的地方好似有炊烟的在飘动,但是那个方向是南边。

“我们在回去?”段玉问道。

“我倒是想去兽族,看看那些幻兽,然后再进化一次。”金珂笑道。

“啊?”段玉真是不明白金珂会这样的想。

“我想去兽族。”金珂再声道。

段玉有些无语,去兽族那不是等于自投网罗吗?

“走嘛,段玉哥哥。”金珂央求道。

段玉看着金珂那可怜的,萌萌的大眼道:“好吧!”

“呵呵!谢谢!”金珂高兴地跳上了咕嘟的背脊,高兴地朝着前方飞驰而去。

“在哪里可以安营扎寨?”段玉问身后的金珂道。

“我想应该是海边的那家叫着梦云镇的地方吧。”金珂毫不思索地道。

“梦云镇?”段玉有些晕闷了。

梦云镇在海边,距离兽族人的主城幻城需要过一片沙漠和一片沼泽,还有一片森林。主城幻城在华云平原上,这块平原很不安宁,随时都有小怪兽。这些大概就是兽族人的领地了,海洋上有了小岛,小岛上面生长着各式各样的幻兽,但是能找到好的幻兽,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和机遇了。

梦云镇很繁华,这镇上主要的买卖就是幻兽,什么幻兽蛋,幻兽丹,圣兽魔晶,幻兽铠甲,幻兽粮食,等等。

金珂在一家幻兽粮食店买了一些粮食,这是给小蓝吃的。

段玉后来才知道,金珂的松鼠一点也不厉害,但是能当着一个宠物养,那只能是这样的了。

“小哥!您要不要买幻兽啊?我这儿无论是高低中的都有,物美价廉。”一个中年男子,长得有一点发福,他用满脸的肥肉堆成的笑对惊动和金珂道。

“幻兽?”段玉也的确想买一只幻兽的,但是总觉得这些街上能买到的那就不是好幻兽了,真正的好幻兽应该在大海的那座岛屿上。

“看看嘛!”那中年人道。

“我看看吧!”段玉看着这人很和蔼于是就走近而来幻兽店。

幻兽的种类很多,这些笼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幻兽,令人觉得很神奇。

这笼子里面有金甲鳄鱼、蓝色松鼠、红色螳螂,绿色乌龟,蓝色猴子……。段玉看了一圈儿,也没发现自己想要的那种幻兽。

转了大半天,段玉真的是有些累和疲倦了,他对金珂道:“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二哥地方填饱肚子吧。”

“好啊!”金珂的这具话里面透出,是乎她也早就累了。

“客观!您不要了么?”那中年男子是乎有些沮丧,段玉心中不忍,给了一张三千两的银票道:“我不要了,但是这点算是小费吧。”

“谢谢!谢谢!”那中年男子十分客气地道。

金珂给段玉一个劲儿地使眼神,段玉就是没有反应过来,他觉得小月甚至哟徐诶奇怪。

“你这是?”段玉被金珂拉到一个角落里道:“你真是的,财不能在这儿外露,这儿的治安不好,你若不小心遇上了匪贼,那样可就麻烦了。”

“匪贼?”段玉有些不解。

“刚才的那个老爸说不定就是匪贼。”金珂道。

“不会吧!世界上有那么多匪贼吗?”段玉不信金珂的话。

“你不信就算了!等下我们遇见麻烦的时候,你就不会那样子说了。”金珂有些生气,她把头一扭。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不过你真得小心了!”金珂道。

“嗯。”

进和金珂走进一家酒馆,这里面的修真人士可真多,他们有好些都是中土人士。段玉略略地看了一下,他们这些人都是为了幻兽来的。

“张兄,你听说没有,最近还上会出现一只很厉害的幻兽,据说千古难遇。”一个拿着白绢扇的人道。

“我也听说,不过这为玩意儿可真是难以捕捉,我听说上这儿来的人很多,有一些都是中土的修真名士。”一个龅牙的人道。

“如此说来,还真是有些令人不解。”那那这白绢扇子的人道。

“你有什么不解的呢?不妨说出来听听。”龅牙道。

“我听说这只千年幻兽是一只少见的,据说不在幻兽岛出现,在一个叫着神兽山的地方出现。但是这神兽山我们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呀?”

“我也觉得郁闷,难道说这神兽山只是一个虚说?那么我们这一趟就白白地跑了。”

“不会的,我们应该努力地去寻找这传说的神兽山。”那龅牙的鼓励道。

“兄弟说得对!”

“神兽山?千年幻兽?”段玉觉得真是有些郁闷了。

“你这在想什么呢?菜都凉了。”金珂道。

“好了,我吃饱了!”段玉对金珂道,“走吧!”

“去哪里?”金珂一脸的愕然。

“去了你就知道了。”段玉神秘地一笑道。

“不会吧!你不是疯了?那个地方我都没听说。”金珂急了。金珂和他的爷爷神算子当真是没有听说过那什么神兽山来的,更美听说兽族会有什么千年幻兽出现。

“走吧!”段玉拽着金珂买了一些日常用品,然后就开始计划怎么样去神兽山。

段玉刚才看幻兽的那家小店,那中年人正在按和几个人商议,这些人个个面露喜悦的神色,毕竟他们很就没有遇见这么大的主顾了。

“我说瘪眼,你派的人跟踪到了哪里了?”中间一个粗声粗气的人道。

“我们跟踪到镇子外而来,他好像要去出海。”一个眼睛有残疾的男子道。

“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将这个家伙的钱财弄到手!”那中年人道。

这中年人叫力公覆,是有名的强盗,暴怒过他擅于隐瞒,故而在这修真世界里面竟然没被人诛灭,当真是奇迹啊!

“各位出发!”力公覆对大家道。

段玉和金珂没有乘坐骑,只是朝着海边走去,他们从来不在人口稠密的地方乘坐骑的,怕引起轰动,段玉和金珂一向都是很低调的。

松林很静,过了这片松林就再过一片沙地就是海边了。

“哈哈!前面的小子给我站住!”一个凶恶的声音从松林里面传来。

“你是……?那买幻兽的掌柜?”段玉看着他长满肥肉的脸上一片一片的肌肉变得狰狞凶恶起来。

“段玉哥哥,此人很坏的!”金珂拉着段玉的手道。

“不要害怕!”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就算是傻瓜也明白。

“呵呵!小子你口袋里面的银子不少,你若识相就乖乖地奉上来,不然,嘿嘿!”那力公覆大笑一声,甚是让人觉得这人恐怖。

“嗖嗖!”金珂率先祭出神木剑。

神木剑的少阳之气凶然升起,照着那小子的脑袋就是一下子。

“找死!”力公覆大怒,手腕一抖,哗啦地一声身后飞出一只蓝色的小妖一般的幻兽来。这幻兽是海灵兽,一般说来还灵兽非常的厉害,因为它回你产生一种蓝波,这哪种好蓝色的波光非常地强烈,虽然这只幻兽你的等级只在九级,段玉想要对付它恐怕也是难上加难。

“扑棱!”轻巧地躲过神木剑,那海灵兽扑向段玉而来。

“呛!”雪神剑愤然飞出,挡在段玉的面前,一片雪亮的光幕里面,把那海灵兽阻挡在外面。

“嗤嗤!”一阵异响,段玉感觉到那阵阵破碎的声响在外面发生出来,这令人担忧。

“好强大的力量!”金珂也不由得惊讶,她的幻兽现在只有七级,根本就不是那九级海灵兽的对手。

段玉的雪神剑防御被海灵兽攻破,一道蓝色的光芒从海灵兽的嘴巴里喷出,段玉在这万分紧要的关头,雪神剑一展,整个身子向后一仰,他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碰瓷!”蓝光砸在巨石上,溅飞的碎石漫天都是,近处的几株松树也“咔嚓!”纷纷断裂。

“好厉害!”段玉幸亏有咕嘟救来,不然真的是就麻烦了。

段玉在古墓里面大战那八级魔兽也有些吃力,九级幻兽的力量显然段玉已经是没法对付了。在下面看着的人都觉得段玉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咕嘟托着段玉在那蓝色的光幕里面穿刺,好几下段玉都是险险地和那蓝色的光一擦而过。

地下的几个人,尤其是那瘪眼有些着急了,看着段玉能和那海灵兽纠缠,他顿时怒道:“怎么搞得!大家快都放出幻兽,好速战速决!”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力公覆,因为他们这一行毕竟是见不得人,这梦云镇上毕竟有很多的修真者,如果运气不佳遇上几个,他们这就会完蛋的了。

“哦嗖嗖!”瘪眼等有放出几只幻兽出来,这些幻兽的等级在七级很九级之间不等。段玉这一下面对三只七级的幻兽和两只八级的幻兽和两只九级的幻兽的围攻。

段玉饶是仗着咕嘟的灵敏也不能躲过袭击,金珂也很吃力,她一个人和力公覆几人战在一起,虽然说力公覆这些人不怎么厉害,但是都是修真人士,几个修为不高的人加在一起,也是很难对付的。

段玉被围困住了,即便是想逃也没机会了,现在这个时候,他唯有一战。

段玉风雪二剑挥舞得密不透风,但是面对着几只幻兽猛烈的攻击,防御也跟本不起作用,很快的段玉就处于下风了,他身上的衣衫多处破碎,这些都是被幻兽攻击过的。还好的是段玉的身上还没有出现伤口。

“嗖嗖嗖!”幻兽们排成一排,对着段玉进行远程攻击,它们知道段玉咕嘟灵敏,近战那咕嘟轻易地躲开了,这些家伙们也很聪明,在主人的指挥下,迅速站成一排,他们永恒远程攻击对准段玉进行猛烈地攻击。

“喷碰!”一阵阵的巨响之后,段玉的方有再也支撑不住了,就此完结!

段玉被这阵猛轰之后,接连砸断了好几根树,他这才稳住身形。

“段玉哥哥!”金珂大声喝道:“你们这些坏人我恨你们!”金珂的神木剑发出一片红红的烈焰,当空剧烈地劈下!

“碰!”尘土飞扬,火焰猎猎!

0022杏花岛火焰燔灼,雄烈无比,力公覆等人被金珂的火焰烧得鬼哭狼嚎。

那些幻兽上去了主人的御控,变得散漫了起来。段玉趁机抓住金珂的手臂,咕嘟一拍,一溜烟就消失在了松林的上空。

力公覆等人急急地召唤出他们的水兽,水兽立刻便灭掉了火焰。

“***!疼死了!”瘪眼的身上被烧起了好几个雪亮的大水泡。其余人等也没好到那里去,身上也是很多水泡,衣服被烧得焦烂,如不是他们是修真人士,有真气护体,早就被你金珂的火焰烧死了。

力公覆看着那消失的段玉,心中窝火得很,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

“段玉哥哥!”金珂在段玉的耳边喊道。

“我很疼!”段玉险些从咕嘟上面栽下来,他此时全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一般的。

“段玉哥哥!”金珂险些哭泣了出来。

“我们休息一会儿吧。”段玉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飞到了海上,他们看见一个很不错的小岛,于是就决定在这个小岛上休息一番。

这小岛的四下布满的礁石,礁石上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得见碎木,这些碎木的样子都是很奇怪的,好像是被巨力破碎的,不像是飓风触礁撞碎的,因为每一块碎木上都可以看得见被火灼烧的痕迹。

这就是有名的恶魔海域,不小心误入这片海域的船只都会被奇怪的力量毁坏,人则消失。

段玉和金珂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小岛上还是很安全的,那些神秘的力量不喜欢在陆地上勾当,只喜在海面上。段玉和金珂刚才没有坐船在这片海域,而是驾御着兽在这片海域上飞行,因此没有危险。,小岛上基本没有生命的迹象,只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这些植物长得很奇怪,上面满是针刺,巴掌大的一块一块地接着生长,这是仙人掌,段玉自然不认识了,他没有在海洋边生长,自然不知道这喜欢长在荒漠海洋边上的仙人掌了。

仙人掌一片接着一片的,就像是林子一般的。

段玉找到一块大石,在那上面略略地休息了一会儿,才从储物戒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子,倒出一丸儿红色的小丸吞进肚子里面。

“段玉哥哥,你难道忘记了吗?我的神木剑能治愈内伤筋骨伤的啊?”金珂奇怪段玉怎么会采取这样落后的费那个是来治疗自己的内伤的。

“呵呵!我真是忘性大,这我都竟然忘记了!”段玉笑了笑道。

“给你吧!”金珂笑道,神木剑轻轻地飘到了段玉的面前。

神木剑到了段玉的身边,放佛是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神木剑剑身反应是异常的神秘。

“铮铮!”一声奇怪的声响在神木剑里面发出,一股熟悉的那种感觉从神木剑里面溢出,然后像温泉水一般滴浇灌在段玉的全身。

这温温脉脉的感觉,使得段玉身上的伤口和受损的筋骨立刻得到了修复,慢慢的,缓缓的,那些淤血和受损的地方全面得到清理和医疗。

一个时辰过去了,段玉感觉自己就像是新生了一般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也是很清爽的,那些痛楚已经完全地消失了。

段玉站起身来,刚好金珂也拾柴火上来。

“你好了!”金珂道。

“嗯!”段玉抖索了一回子,没有发现自自己的全身有什么问题,遂道,“我们今晚看来就要在此过了。”四下的天色已经晚了,汹涌的还浪起来腾腾地声响,令段玉不惊觉得很萧瑟。

“段玉哥哥,你如今伤才好,今日我来捕鱼,你且休息吧。”金珂对段玉道。

“你回你抓鱼?”段玉是在是感觉到好奇。

“你也忒小看人了,我和爷爷行走江湖的时候,就会抓鱼了。”金珂道。

“那既然如此,抓鱼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段玉道。

金珂高兴地下去了,段玉找了一处大石,上面被海峰吹得很干净,他往上一躺,就等金珂的鱼来。

小蓝应该是没有去处了,站在段玉不远的石头上“吱吱”地叫着。

“你你是不是也觉得寂寞啊?”段玉和小蓝对话起来。

“吱吱!”小蓝对段玉叫道。

又是一个黑夜,段玉自然是修炼《归元经》,段玉感觉到自己即将升级为第五层了。真元在他的闹还里面有了一种变化,这种变化使得段玉感觉到了一种神秘的力量。

“还有这种效果?”段玉在心中狐疑,毕竟《归元经》上没有说明,这都是段玉自己修炼过的感觉。

“吃鱼了!”金珂对段玉道。

“你烤的?”段玉看着金珂那架上一排排的黑呼呼的鱼道。

“是的,你尝尝,我是第一次做这些。”金珂微笑道。

“第一次?”段玉看着金珂的神色,面上露出很为难的样子。

“看你的样子,是乎觉得它不好吃。”金珂自己先那了一块往嘴巴里面送,然后立刻吐了出来,“哇!好难吃。”

“呵呵,我看还是我来吧!”段玉看了看金珂抓的鱼,这些虽然能吃,但是肉质不怎么好。

“还是我抓鱼吧。“段玉看着这些鱼眉头皱了起来。

“哦。”金珂刚才的兴致很好,没想到结局是这样的,真是令人感到非常的惋惜。

段玉知道这海鱼不同于淡水鱼,很多都是有毒的,并且他自己也不熟悉,只是在一些书上见到过什么海鱼。

段玉逮了好几条黄色的大鱼,经过漂洗,然后剖去内脏,便开始挂在火堆上烤。

金珂看着段玉熟练的样子,又看着他那专注的样子,真是觉得他应去干厨师,不该修真。

“好了!”段玉那处一串儿鱼对金珂道,“你可以吃了。”

“这么快?”

“鱼儿本来就是这样快的。”段玉对金珂道。

“看来这些事情我还得多多学习。”金珂拿着段玉递上来的鱼儿道。

“崩溃!”段玉懒懒地道,“这荒凉的小岛真的不适宜修炼,我们还是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吧。”

“好一点的地方?那就是杏花岛了。”金珂便吃着烤黄鱼边道。

段玉对鱼类不敢兴趣,只吃了一条鱼儿。

杏花岛在这座小岛的南边,在这那边的地方,段玉看见的是一片片的蓝色的石头,这些蓝色的石头不是石头,而是一种很厉害的海妖。

不过杏花岛的人很朴素,他们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们常常用船载着鱼儿去梦云镇交换粮食和食盐。

段玉和金珂离开了这座荒岛,向着杏花岛而去。

杏花岛,距离幻兽岛和遥远了,不过段玉要想去,以咕嘟的速度,那也很快就到达得了的。

魔鬼海域,今夜风不平,浪不静,一排排蓝色的脑袋在等着食物,这些家伙们特别喜欢吃人,人肉在它们的嘴里应该是上等的美食了。

“噗噜噜!”这些家伙鼓动起一阵阵的风浪,风浪里面还带着一种不很奇怪的腥气。

这种腥气的味道段玉是很难熟悉的,因为且这种腥气只有魔兽才有的。这些蓝色的脑袋们个个都在等待,它们浮在水面上,只要有猎物经过,它们就会奋力跃起,对猎物进行致命的攻击。

蓝色的还要名叫海魂兽,等级在八级以下。

段玉的咕嘟经过这片水域,段玉已经注意了起来。

“碰!”一声通天巨浪掀起,段玉对金珂道:“你抓紧了!”

段玉冲进浪花里面,咕嘟突破前进。

这些海魂兽不会飞,他们只会用巨浪袭击空中目标。

它们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海魂兽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的,它们都在奋力地攻击段玉的咕嘟,咕嘟不死普通的兽,毕竟是瑞兽,瑞兽在坐骑里面绝对是极品坐骑。

咕嘟驮着段玉等人穿行在海浪里面,海魂兽攻击的速度惊人,但咕嘟飞行的速度也惊人。

“碰瓷!”一声接着一声的海浪相互撞击的声响在咕嘟的两边发生着。段玉很淡定,他压根就不把这么危险的海浪当着一回事。

金珂的面色惨白,这毕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她显得很紧张。

海浪虽然没有读一段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他们的衣衫浸湿了,在接近冬日的海风里,金珂和段玉都觉得牙齿在“嘎登咯噔!”地响。

咕嘟的速度很快,加上段玉等人也不是吃素的,因此这一次它们侥幸地飞过了魔鬼海域。

“嘘!”段玉看见那些蓝色的脑袋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面,这插旗安安心心地叹息了一口气。

“我的天!好险啊!”金珂对段玉道。

“下一站!杏花岛,我决定在那里度过这个冬天。”段玉有些豪迈。

“是吗?”金珂不信段玉会在那里呆上一个冬天的。

“杏花岛应该不狐疑寒冷吧?”段玉问道。

“不会很寒冷的,但是你觉得你可以忍受寂寞吗?”金珂道。

“这寂寞本是心生的,你觉得你自己不寂寞,你就不会寂寞了。”段玉对金珂道。

“呵呵!那就好。”金珂也不害怕寂寞,修行的人首先要面对的敌人就是寂寞,你能战胜得了寂寞,你就能修炼得了。这是第一步,要面对的是寂寞,要做战胜得了寂寞。

咕嘟落下,这就是杏花岛的地面了。

杏花岛虽然在世外,但是没年都有很多的修行者倒在和个岛屿上来,他们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了一种珍珠,这种珍珠叫:魂珠。据说能镇定心神,加快修炼。

段玉到这儿来不过是为了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并不是为了魂珠的。

这杏花岛只有一家客栈,这一家客栈的名字叫杏花客栈,老板娘是个全岛最美丽的女子。

段玉和金珂两个就像是落魄的落汤鸡,他们二人走到杏花客栈的面前,这美丽的老板娘都惊呆了。

“你!你们打哪儿来啊?”那美丽的老板娘对这段玉道。

“呵呵!我们是来住店的。”段玉有些不好意思。

“那快快!快请!”段玉和金珂鄹减客栈,客栈此时还是比价空闲的,没有多少人住店,段玉很容易就拿到了上房。

洗漱完毕,段玉换下自己那身湿漉漉的衣裳,走了出来。

这杏花岛上有松鱼,这是杏花岛的特产。

段玉却对这松鱼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从来就不喜欢吃鱼,无论什么鱼儿段玉都是不喜欢的。

段玉点好了菜,就只等金珂了。过了老半天她才出来。

“我都想要不要把菜热上一热了。”段玉道。

“呵!我有那么慢吗?”金珂显然对段玉的这句话不服气。

0023双修金珂很喜欢吃这松鱼,这不在段玉的猜测,她喜欢,段玉自然是明白的,故而段玉点来好些松鱼做的菜肴。

“客观,你要的米饭。”那老板娘亲自送来米饭。

段玉最喜欢吃的就是米饭了,现在段玉悠然地感叹了起来。

吃饭完毕,段玉再也不敢那大银票了,他雪狡猾了,现在无论走到哪里,他先就兑换了碎银在手。

段玉伸了个懒腰,然后就上床休息了。

“这那几天在荒郊野外睡觉,已经够呛了,现在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段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月色正美,皎洁的月光撒在杏花岛上,凄清美丽。

“呜呜!”一声奇怪的声音划破夜空,打碎了寂寥。

“呜呜……。”

段玉翻身起床,疲倦的他抖擞了一下精神,朝这窗外望去,朦胧的月色下面只见一片清爽的世界。

“吱呀!”邻窗开了,金珂也被这声音吵醒了。

月色之下一片寂寥,什么也没有,段玉被这和奇怪的声音吵醒看了,在也睡不着,干脆就修炼《归元经》起来。

段玉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快到了真元地五层的境界了。

段玉一直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玄冰心法和归元经、阵法修炼融为一炉。但是叫你进修炼段玉一点进展了没有,这使得段玉觉得很悲哀。

月儿慢慢地落下,冬天快来的时候,夜特别的长,这个个时候,杏花岛上寒风梭梭,吹打在屋檐下,屋檐下的风铃随风荡起,“叮铃铃!”的声响随风飘出,传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好美的声音!”金珂心动不已。其实她也没有睡,在小小的心中早就种下了一些奇怪的想法,这种想法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忽然间,金珂的脸上就火辣辣的,她摸着发烫的脸颊自言自语地道:“再过几天我就十一岁了,还有五年我就能和爷爷相见了。爷爷……我好想您啊!”

天渐渐地凉了,树叶早就落满了一地,风一来,“哗哗”的树叶在轻轻滴滚动,有些地方已经堆了一堆,有些地方被风吹得很干净,什么也看不见。

清晨,薄薄的雾气加上寒冷,没有什么人在杏花岛的路上活动。零零星星地看着几个人在那儿准备出海,开船。

“昨夜那东西又在哎吼叫了,真是让人心悬。”一个大汉子站在那里道。

“是啊!我也睡不着。”另一个站的比较瘦小的人道。

“没想到这冬天,那家伙又出现了。”那大汉子像是有些忌讳道。

“不知道又会不会死人咯。”那瘦子道。

“我们还是开船吧,老婆孩子在家等待我们呢。”那大汉子道。

“这天这么冷,很难打得到鱼儿啊。”那瘦子看了看去天气道。

“出去碰碰运气,说不定有什么收获呢。”

“那只能是那样子了。”

一串海浪拍打在船身上的声音,接着就是两架小渔船向着海边驶去。

段玉站了起身,他看了看远处的海洋,看那么看消失在视线里面的是那两个渔夫,于是长叹一声道:“人生一被子都是为什么呢?”这样庸庸碌碌一生多么可怕啊,就是为了果腹而劳动,为了生活而生活,我们求道之人可比他们好多了,那你就修成永恒的仙道吧,那样就可以免除在时间的辛苦劳作和生老病死。

“哎!段玉哥哥,你在做什么呢?”金珂对段玉道。

“额……是金珂啊!”段玉收敛神思道。

“走吧!今日有热热乎乎的杂酱面。”金珂小微笑道。

“是吗?”段玉觉得早上吃炸酱面真是有些郁闷。

“呵呵……。”金珂神秘地一笑道:“其实段玉哥哥,我都快长大了!”

“嗯!金珂是不是想念爷爷了?”段玉对金珂道。

“是的。”金珂毫不思索地道。

“额……。”段玉脸上略略地闪过一丝阴云,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神情,像是有什么对金珂你的一样,但不是段玉抿了抿嘴,又把话吞进了肚子。

“二位少侠,快吃饭了吧,都凉了。”杏花客栈的老板娘对段玉道。

“好咧!”金珂甜甜地一笑道。

杏花岛的风景很美,虽然是秋天,杏树的叶子在秋天飘零了起来,意境很美。

吃完早饭的段玉行走在小岛上,段玉看着寒叶之中的村落,顿时心旷神怡,虽然天气不怎么好,但是总是掩盖不住段玉那份恬淡的心情。

“金珂,我们在这儿住上一年,好好地修行如何?”段玉忽然道。

“段玉哥哥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金珂还是那一幅甜甜的笑容,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很美好。

段玉走完整个小岛,发现一处很适合修炼,那里林泉密密,幽静深邃的峡谷。段玉思考了一番,又擦看了一番,发现这儿没有人迹,全是一片世外的痕迹。

“小官,你千万别再里面久待啊!”一个七旬的老者对段玉道。

“为何?”段玉不解。

“因为那是恶龙天水的地盘,凡是私自进去的人都会受到惩罚的。”那老者道。

“恶龙天水?”段玉奇怪了。

“小官,他是这峡谷的主人,是一位很奇怪的修真者,大约在三百年前,我高祖的祖祖在的时候,他就在此了,他霸占了这林子,不准人进去。”那老者道。

“这样?那我刚才进去了一次。”段玉道。

“小官,你晚上可要注意了!”那老人说道无奈地摇头叹息。

段玉很郁闷地看着这个老者,是在是费解。

夜晚来临,吃完晚饭的段玉只顾自己好生地修炼,根本就没有注意那老者所说的事情。

段玉坐在床上开始修炼,凝神,安心,运气……。

经过一番修炼,段玉感觉自己的真元又变大了一些,不过这些真元还不能成核状,很散漫。

也许五层就能成核了吧?段玉是这样认为的。

段玉修炼《归元经》第五层的时候,段玉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游走。不似以前的那种冰气,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气息,有一点像火气一样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段玉查验了一下,发现这些火气真的是能让人产生一些感应。

“我难道能转化成少阳之气了么?”段玉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这也不像是能转换成了少阳之气的象征。

段玉的丹田内也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就如同有一个火星在溅一般的,难种感觉真是神奇。“嗤嗤!”一种一种冰气和火气想碰撞的声响。

“这种感觉可不妙。”段玉以前也出现过,但是马上就走火入魔了,这才出现这种状况段玉裂开感觉到不妙。

“嗤嗤!”碰撞在加强,气流形成一种很奇怪的包围圈,这种包围圈越来越使人感觉对道就像是弹簧一样的旋转方式,真重旋转方式直透道段玉的真元的位置。真元于段玉丹田的那些真气已经不是遥相呼应了,而是直接的在一起了。

“嗤嗤!”段玉丹田内的撞击还在加大,忽然!段玉感觉中自己的腹中有一些东西在剧烈地游动,那种感觉真是让人难以自持。

随着段玉身体里面的那种气流在旋转,段玉的身子也在旋转,这种旋转带动了段玉的身子的旋转。

段玉自动离地起码已经有三尺有余了,这种离地方式段玉从来也没有遇见过,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段玉难免有些惊讶和奇怪。毕竟这些都是段玉在书上卖友见过的,而自己也没经历过。

段玉的丹田内忽然又失去了一种撞击,而是在冰核的另外一边,神奇地出现了另外一种东西,那就是一种火热的核,这核段玉用灵识察看了一下,发现这东西很奇怪,竟然是红彤彤的,里面还缠绕这一丝丝的金色。

冰火两道气流在段玉的丹田内就形成了,左边是冰核,右边是火核。

一阴一阳,一冷一热。

段玉的头顶上,忽然又一中年东西在浮动,这种浮动预示着马上就要把真元修炼到了第五层。

“烘隆隆!”段玉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面有一阵东西在炸响,随着这一阵阵的炸响,段玉的眼睛忽然感觉道就如同黑夜里面遇到光明似的。

真元到了第五层,所有的东西都在改变,就连段玉手指上的青龙戒仿佛都有所感应。

“噌噌!”一声奇怪的响声之后,段玉你能看见的就是一种看不见的东西,这种东西在他的心中半悬,半悬道一定的时间,段玉忽然一收真气,“嗤嗤!”一阵响动,那冰核和火核之间又开始了一系列的碰撞。

段玉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就是因为修炼了归元经的效果,在很多吃修炼之后,段玉已经渐渐地打开了原来神木剑封印的那团火气。神木剑封印的火气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才出现,一般情况下是看不见的。现在已经完全出现的火气是归元经打开的封印,已经把火鱼和地狱金莲的火气炼化成一个小小的火核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