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安晴的视界》

  • 作者:L1cku
  • 主角:黛丝,黛府
  • 推荐:81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13 11:43:29

《安晴的视界》 内容简介

经典小说《安晴的视界》是L1cku最新力作的一本婚恋类小说,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黛丝,黛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非常不错。精彩内容试看:“你知道旧国的那个美人儿吗?”两个摆摊儿的在路旁闲聊着。“这怎么能不知道?咱们整个落国都传遍了。”另一人答道。“听说鸿王为了这个美人儿,把整个黛府的人都杀了个精光。”他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他们不肯交

《安晴的视界》 章节试读

“你知道旧国的那个美人儿吗?”两个摆摊儿的在路旁闲聊着。

“这怎么能不知道?咱们整个落国都传遍了。”另一人答道。

“听说鸿王为了这个美人儿,把整个黛府的人都杀了个精光。”他叹了口气。

“还不是因为他们不肯交人。”另一男子没好气儿地又继续说道:“红颜祸水啊,为了个美人儿,可苦了咱们老百姓了,大摆盛宴,乱收税。”

“可不是!?…………喂!你这人怎么拿了包子不给钱呢?”说着,他拔腿便朝那贼追了出去,竟没注意到接驾队伍正在向这边行进。

“乱跑什么!!滚!”说着,御卫便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开始棍棒相加。那人痛得满地打滚。

这时,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从轿子里传了出来:“适可而止吧,不要浪费时间。”

“黛丝娘娘说的是,小的知道了。”他谄媚地回道,之后又恶狠狠地对那贩子说道:“今天算你走运,娘娘替你求情,赶紧滚吧!以后走路睁大你的狗眼!”

“谢娘娘!谢娘娘!”跪恩后,他连滚带爬地走掉了。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连续赶了几日的路,才到了落城的大西门。他们已是相当疲惫。一路上,黛丝是怎样过来的,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是行尸走肉也毫不为过。那天的场景她依然记得。

当那令人绝望的场景真真实实地摆在自己面前时,她一介女流又能做什么,唯独想要死了一了百了,而那时鸿王表情冷漠,非但没有阻止她,而是平静地警告她这样做的后果,若是她以这种方式拒绝成为他的女人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灭掉整个旧城。

她确确实实想要这么做,这样,于她而言,就解脱了。鸿王几乎杀了她所有的亲人。可,他却连死的权利都不给她。就算任何一个人有些良知的人都不能下得了这样的决定,毕竟,在这个旧城也有其他她所牵绊的、和无辜的人。她不能这样自私。

黛丝的嘴边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血腥味,鸿王听取了随行命师的片言之词,竟然信了那种民间流传的鬼话:“祭亲人之血,忘却今生何许。”无可奈何之下,黛丝就着泪水喝掉一碗她几个至亲之人的血。

鸿王虽有暴君之为,却亦是个睿智又英俊的国君。这不免有众多女人为其争斗,明争暗斗不断。但是,自打黛丝到来之后,鸿王竟然为了她将其他所有女人、不管昔日地位高低,尽数废掉,冷落在后宫。

鸿王的所作所为放在一般人的女人眼里,是绝对完美的夫君。他丝毫没有架子,肯为黛丝做任何事,而政事上也经常听取黛丝的意见,而这竟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短短几个月征服了大半个北方平原疆地。

这让鸿王对黛丝的爱意日益浓烈,尽管黛丝不能生育,他仍然不顾众人反对,对黛丝依旧死心塌地。并以已有的几个子嗣来推脱自己母后给自己的压力。可不论鸿王再怎么努力,黛丝自来落国之后从来没有再笑过一次。好景不长,就在黛丝心理刚刚有所变化的时候,后宫势力终于找到了一次鸿王出征的绝佳空隙,控制住了护卫,贿赂一武将,半夜闯入黛丝的居室,让其奸杀黛丝,并向其保保证事后可以逃这里,后生享尽富贵。

就在那夜,当武将闯入黛丝卧室时,黛丝竟然丝毫没有反抗。这令他十分吃惊,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云淡风轻,月光下她的容貌让他神魂颠倒。深情的吻了下去,忘情地缠绵交织。

而黛丝,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只是轻轻地微笑。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悲伤,也没有快乐。每每自己觉得事情会有所好转的时候,总是这样又给自己重重的一击。

也许,是真的自己想多了。本身就“寄人篱下”,自己又怎能和这样残忍的国君过一辈子。始作俑者是自己吗?是因为自己倾城的容貌吗?她痛恨极了。似乎脚上还有母亲掌心的温度,当她被砍死而扑倒在地的瞬间,眼神的痕迹所散发的痛苦与担忧,让她绝望。

“跟我走吧,我知道你不喜欢鸿王。我会待你好一辈子。”这人伏在黛丝身上,到处吻着。

好?黛丝不免觉得可笑。又有谁会信这样的鬼话,自己的容颜已经带给自己的父母太多的麻烦。而那些说得真真切切的“好”又何从说起。一行泪顿时流下自己的面颊。

黛丝此时竟然歇斯底里地笑了出来,那人惊得一愣。瞬间,黛丝一出手便抓住了那男子的生殖器,用力一捏顿时一滩血水溅的到处都是。他开始惊恐的叫骂着,狂殴着黛丝,而黛丝却仍然狂笑着。最后,她一把掐碎他的喉咙,男子当场毙命。这血的味道,让黛丝竟然有些堕落,迷失。甚至是痴迷。

“喜欢这力量的感觉吗?还差一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吟叫在黛丝的脑海中。

“你是谁?”黛丝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问道。

“哦?我是瑞纨之。”说着,她走到黛丝床头,俯身看着她,用手指划过她的脸颊。

“滚。”黛丝打开了她的手。

“你认为根源是什么,你不想毁掉‘她’吗?毁掉‘她’你就会得到新生。”说着,瑞纨之把一把冒着黑烟的刃扔到了黛丝身旁。

“根源?”她想起了那些听了无数遍的称赞的话,精致的五官,漂亮的五官……根源不就是她自己吗?复仇,对自己的洗礼。

黛丝走到镜子面前,夜色里,微弱的光,身前身后的她和她。黛丝拿着黑刃神经质地破坏着所谓的“根源”,但是却没有一滴血滴落在地上,全部渗进了黑刃里。口,鼻,耳,眉。她一刀一刀地割着,像是在割别人的身体一般,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上的碎肉的声音,让她下一刀划得更加疯狂。

她看着这满目疮痍的自己,嘴角抽搐地笑着。终于,到了最后的“一官”,眼。黛丝反手拿着黑刃,重重的一个横切。顿时,两只眼睛即刻失明。血水连同眼球的溶液径流而下。

“哈哈哈!!”此时,黛丝竟然仰头疯狂地笑了起来。

“对了……现在,让我们开始吧……看见了吧?看得更清楚了吧……”那人从后面抱着黛丝的身体,摸着她的胸部,舔着黛丝的脸颊,轻声地说道。之后,如同一缕灰烟一般,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黛丝出门后便一路狂杀,在杀戮中似乎她感觉到了另一种快感,一种寄生在他人身上,对死本能追求的快感……

次日凌晨,整个宫殿无一存活,横尸遍野。当她双脚刚踏出鸿王宫的领域时,连夜赶回来的鸿王憔悴地站在黛丝的面前。千里迢迢赶回来的他,只因为感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而对她放心不下。

看着面目全非的黛丝,鸿王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抱着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句:“对不起。”而此时,黛丝的黑刃已经完全刺入了他的胸口。继而,鸿王倒在了黛丝的脚下,躺在血泊之中。

“啊!!!”黛丝如同疯了一般,吼叫着,痛哭着。她的衣服荡荡幽幽地飘了起来,头发散动着,肆意地飘在她的面部。

“嗯……正好。”原来,早在那时候,那惨剧发生的时候,瑞纨之就将浸血后的珠子植入了黛丝的骨里,充当受祭物。

就在这时,黛丝猛地一跺脚,顿时,方圆数百里。如流水般的黑柱从地上破裂开的缝隙中,径直而上。整个落城顿时灰飞烟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