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

  • 作者:孤雁雪鸿
  • 主角:文锦荷,张高凯
  • 推荐:9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16 08:51:02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 内容简介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是孤雁雪鸿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小说,故事震古烁今,文笔成熟,值得阅读。焦茂盛同学开始粉墨登场,他优雅地端起酒杯,笑容可掬地说,各位,相识就是缘分,为了我们的缘分干一杯。缘分这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不可亵渎的,大家乐得其成地端起了酒杯,往嘴唇一放,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像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 章节试读

焦茂盛同学开始粉墨登场,他优雅地端起酒杯,笑容可掬地说,各位,相识就是缘分,为了我们的缘分干一杯。

缘分这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不可亵渎的,大家乐得其成地端起了酒杯,往嘴唇一放,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像蜻蜓点水一样。

焦茂盛同学再次端起酒杯,优雅地站了起来,将酒杯伸到文锦荷的面前。

眼睛里盛满了暧昧,嘴张得像哈密瓜一样,甜蜜地笑着说,锦荷,血浓于水,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谢谢你两次救了我的小命,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文锦荷同学并非永不开花的石女,她也有七情六欲,儿女情长,听了焦茂盛无懈可击的敬酒词及圆融而不容推托的谦卑,她情不自禁地端起酒杯,粉红色的脖子一仰,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事还没完,酒还得喝,情还得续,千山万水还得跋涉,焦茂盛同学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又给张高凯倒了一满杯。

然后端起酒杯,诚恳得如麻石一样坚硬地说,张教官,我们都是男人,喝酒说话就得用男人的方式,三位女生随意喝,我不勉强,但我们俩得一人一杯,我先敬你一杯,再次感谢你送我去医院,救我区区一命。

然后脖子一仰,喝了个杯底朝天。

面对无可退却的挑战,张高凯当然不会示弱,他毫不犹豫地端起酒杯,往嘴口一放,脖子一仰,喝了个一泻千里,痛快淋漓。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伟人就是伟人,一语成经典。大千世界是如此,国与国是如此,男人间的较量又何尝不如此?

两人你来我去,杯弓蛇影,推杯换盏,暗流涌动,桌子上的酒瓶空了,焦茂盛的酒兴正盛,他一个响指,瞪喉一呼,服务生,再来……。

文锦荷不淡定了,凤眼圆瞪,一道犹如激光般强烈的火焰扫向了焦茂盛,声音戛然而停。

服务生依然带着糖油糍粑一样甜蜜而油腻的笑容前来,文锦荷抢先开口,没事了,谢谢你。

焦茂盛打了一个酒嗝,红着脸,颤巍巍地拿出钱包,往服务生手里一丢,马上改口说:“买单!”

文锦仪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坐山观虎斗,她眼明手快嘴也快,脱口而去,小帅哥,拿几个盒子来打包。

“好呢,美女稍等,我就送来。”甜蜜而油腻的声音从服务生糖油糍粑一样的嘴里吐出。

刘敏然同学千等万等,在杯盘狼藉时,总算等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她红唇微启,很不屑地说,不愧是光盘协会的形象大使呀,动作挺快的吗。

“浪费可耻,节药光荣,这可是伟大领袖说的,出了一下国就把老祖宗的传统美德丢得一干二净了,你真是数典忘祖,不忠不孝啊。”

斗起嘴,打起嘴仗来,火腿型的性感厚唇哪里是蝉翼型薄嘴唇的对手呀,刘敏然再次被文锦仪同学抢白得毫无还嘴之力。

文锦荷可没有醉,尽管她知道,论耍嘴皮子,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刘敏然同学就算是在国外镀了四年金,满肚子中西混合墨水,也绝不是自己妹妹的对手。

但是,她不想让聚会不欢而散,便搡了一下面红耳赤的焦茂盛,略带关切地说,你还在住院呢?我们撤离吧。

真是一物降一物。焦茂盛就算再想过酒瘾,就算敢忤逆自己的母亲大人,也不敢违抗目前这位美女的心意,他意犹未尽地说,撤吧,我们下次再聚。

人之初,性本善。张高凯教官本是善良人,见焦茂盛同学不胜酒力,走起路来打踉跄,马上扶住了他,焦茂盛也没有推托,两人就一路打着醉拳,朝门口走去。

两人本是情敌,但此时此刻,两人却边走边说,相互簇拥着,俨然成了患难兄弟。

焦茂盛挥舞着手臂,结结巴巴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喜欢锦荷,不过,不打紧,这这这充分说明锦荷优秀,对于优秀的女孩,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有想法的,除非他太太什么监了。

但我们可说好了,公平竞争,竞争,别看我焦茂盛平时没什么正形,但对锦荷是一心一意的,眼里不容沙子的。

我可警警警告你,记住,永远记住,你可别打着教官的幌子,滥用职权,损公济私,搞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一套;要是那样的话,我们朋友的做不成,死敌的做得成!

“你想多了,我张高凯七尺男儿,光明磊落,站得正,坐得直,行得端,你说的那些在我身上是永远不存在的。

我也警告你,别把你富二代那套花花公子的玩意用到锦荷同学身上,否则,我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变成焦太监。”张高凯涨红着脸,红着眼睛,拍着胸脯,义正词严地说。

“一言为定,你这朋友我交交交定了,有机会,下次再喝,喝。”刘敏然拦了一辆的士,搀扶着焦茂盛上了车,然后站在车门口,用火辣辣的目光看了一眼张高凯,一转身上了车。

“刚才跟那花少说了什么呢?看你们说得挺亲热的,跟兄弟似的。”文锦荷想知道这两个男人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勾当,她装得很随意地问。

“是呀,张帅哥,你们男人真有趣呀,喝酒前还横眉冷对,剑拔弩张,酒后就称兄道弟,亲密无间了。”文锦仪对姐姐提出的这个话题也很关注,她想知道些真实的内幕。

“这小子还算有点尿性,对我胃口。”张高凯是轻易不赞美人的,他梗着红红的脖子说。

文锦荷心里在打鼓,张教官可是向来都看不惯花少这类富二代的,她很不解这两个势如水火的家伙到底因为什么事,这么快就冰释前嫌,达成统一战线了。

倒是文锦荷在偷偷地乐,她心里在暗想,这两个男人肯定是达成了他们的某种口头协议,不过,她希望张教官能知难而退,毕竟,姐姐跟花少可是经历过生死考验,血血相融的。

同样的问题,在出租车里进行,刘敏然眉毛一翘,睫毛一翻,好奇地问,茂哥哥,一开始,张教官好像很不喜欢你呀,为何喝完酒后,你们俩倒是像兄弟一样有说有笑了,这是为何?

“你不懂,这是男人间的事,不过,我挺喜欢这哥们的,放心吧,你哥绝对不会输给他的。”焦茂盛尽管感受到了压力,但依然信心十足地说。

“什么不会输给他呀?”刘敏然心里一喜,知道这两个男儿开始在暗地里较量,她也看好焦茂盛,因为凭她女人的直觉,粗看上去文锦荷对表哥很冷淡,但实际上眼神里满是关爱。

相反,细看上去文锦荷对张教官很亲热,但眼神里满是敬畏和感激。这两种眼神蕴涵的含义可是截然不同的,甚至有着天壤之别。看来,自己的对手不是文锦荷,而是那个土里土气的,嘴巴不饶人的文锦仪。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 免费章节目录